岳阳网> 文化

寻南(下)
作者:甘泽祥    来源:岳阳日报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2日    责任编辑:高大智

一天下班回租的小屋前,拿着一瓶花生牛奶,在收银台前买单。

寻南说:“你应该和我同年的吧,也是90年的?”

吴琳浅笑:“我99年的。”

寻南说:“99年的,好小。?悄阆衷?8岁。”

吴琳浅笑:“嗯。”

寻南第三次壮着胆问:“我可以加你的微信吗?我想和你做个朋友。”

吴琳浅笑:“好啊。”她很愉快的拿出手机给他扫码。

那天以后,寻南除了每天在商店看她几秒外,还会在微信上给吴琳发着寒暄的话语。早晨起床,在狭小的租的小屋子会给吴琳发一句,早上好。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会给吴琳发着一些笑话和一些关心的话。晚上睡觉前,在黑暗的租的小屋子给吴琳发一句,晚安。有时候,吴琳会回一句,早上好,晚安,好的。更多的时候,没有回。寻南上班的时候,会习惯的拿出手机一看,看着手机是否有她的信息,大部分时候没有。

和吴琳的关系更近了一步,是天气转凉的时候,外面街道寒风呼啸,寻南穿上了厚厚的棉袄,走进店里,却看不到吴琳的浅笑了,而是面无表情的站在收银台前,寻南看到了她的脸上没有了笑容,感觉有些伤心。问了一句:“你这几天怎么了?好像不开心的样子。”吴琳拿着扫描枪给一个个东西扫描,低头说:“没。”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出了商店门,寻南有些难过,心想为什么她这几天这么冷淡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伤心的事。于是接着几天,寻南在微信上问吴琳,时而发着安慰她的话语,可她一个也没回。过了几天,吴琳回了,说,有空吗?寻南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单位的食堂吃饭,他立即回复,有空,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助吗?吴琳回复,我一个人在步行街,有空就来啊。这条消息发来的时候,寻南在心里乐开了花,心想,真好,我要快点赶过去。坐出租车到步行街后,见到了他心仪的女孩,女孩在老远的地方向他挥手,他比什么时候都有兴致,快步跑过去,他看到了她笑容可掬的样子,自己也展现出笑逐颜开的样子。那天中午,天气依然寒冷,他们一起在步行街吃了肯德基,逛了步行街。那天中午,对他而已,是极美好的中午,这样的美好是以突如其来地发生的。

她对他的微信也渐渐地回复的多了,偶尔也主动发来一些消息。他也发给他的微信更加勤快了,不知不觉的,他们的交流越来越频繁,在往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在一起吃完饭,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直到在某个周末,他们看完了一场电影,在送她回家的路上,吴琳端着奶茶,说着电影里的情景。他低头不语,神色不安,憋了好久,他向她表白了。她不再说话,端着奶茶,两人都不语了,走在路上,凛冽寒风吹来,她打了个寒颤,好久才说一声:“我回去想想,晚上回复你。”回到租的地方,寻南心急如焚,坐立不安,躺在床上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过了不久,又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看着窗外的街道行人和远处的高楼大厦。可此时他无心欣赏风景了,他拿出手机,心里盼望着手机里有她的消息,却盼了很久也没有。盼到天黑,坐到天黑,手机里传来了她的微信消息。打开一看,好的,我答应你。那一瞬间,他欢呼雀跃,惊喜欲狂,世界改变了,他犹如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在新的世界里是黄金铺地,是洞天福地。他终于追到了他喜欢的女孩,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孩,是一个天使般的女孩。有了她,比黄金还贵,黄金有价爱人无价。

生活是美好的,这是寻南现在时常冒出的想法,有了这一想法后,他的工作做的更加卖力了,最近也得到了领导的表扬,他也得意忘形的给自己总结到,有时候抓住一点关键处,突破了,将是完全不同的人生。没突破前,是失败的人生,是煎熬的人生。突破后,是成功的人生,是幸福的人生。现在,他和她是一对情侣了,他想象着他们未来的幸福的生活,想象着不久的将来他们俩会结婚,只要是这样的想象,他就会笑出声来。

是的,他该有幸福的生活,该有稳定的家庭了,27岁的男子,年纪也不小了。

下雪了,雪是突然下起来的,雪花大片大片的落下,散落在城市的每一角落,染白了楼房,染白了街道,染白了树木。这城市变得格外美丽,夜幕降临,寻南接吴琳下班,吴琳第一次到了他租的小屋里,此前一直没有来过。门开了,一进屋,吴琳看着眼前的小屋子,老旧的衣柜,缺角的书桌,老款的木床,也没说什么,把手中的包和塑料袋搁在门口的椅子上,走到洗手间上厕所去了。寻南则关好门,放下两手提着的包,然后整理着袋子和包里的各种东西。

吴琳坐到了窗前,看了一下窗外的景色,说:“哇,好美啊。从这里望去,想不到城市这么美。”寻南答到:“嗯,我常坐在这里看风景。”吴琳说:“雪还在下呢。”寻南说:“你冷吗?”吴琳用手指划着窗户玻璃上的雾气,说:“不冷。”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吴琳走到房门口的椅子上,在包里翻了一阵子,拿出女士香烟和打火机,说:“这里没有烟灰缸?”寻南说:“没有,我去买。”吴琳说:“不用了,找个不用的小盒子代替吧。”屋里弥漫着女士香烟的烟和香味,吴琳坐到了床上,说:“我不想在那家店工作了。”寻南问:“你到哪里去工作呢?”吴琳吸了一口烟:“不知道,在那家店工作是我爸爸要我在那里工作的。”夜深了,他们不自觉的亲吻了起来。

他们第一次亲热,吴琳显得很主动,也很强烈。刚开始不久,吴琳翻起身子,尖利地说:“你不动,让我来。”吴琳在他的身上尽情发泄着,她似乎有无限的欲望,吞噬着躺在床上的寻南。兴许是累了,她躺下了,让寻南在上面,寻南刚动了几下,吴琳不满的说:“让我来,你不动。”吴琳缠着寻南的脖子,就在下面使劲摇摆着,他们在被窝里已是满身大汗,终于,吴琳颤抖了几下,用力死死抱住了寻南,她像睡着了似得,一动不动。寻南只觉得将要窒息,在最后十几秒里,他无法呼吸,想挣扎出来,可是他怎么用力,却无力挣脱吴琳,被吴琳的手臂死死抱。??牌?,瘫倒在吴琳的身上。不久吴琳说话了:“我好渴。”寻南在心里暗自庆幸,他没死。

吴琳以后就住在寻南租的这间小屋了,上班也近了许多,一下楼便是工作的地方,很便利。小屋里添了很多吴琳的用品,漱口杯、牙刷、毛巾、化妆品,衣柜里堆满了吴琳的衣服,衣柜装满了,就在网上买了一套塑料衣柜,全是吴琳的衣服,门口的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吴琳的鞋子,书桌上也摆了一个小型玻璃烟灰缸。他们就像夫妻一样的过起了日子,寻南心里是最高兴了,他像是捡到了一块宝似得,每天坐在窗户前,背对着外面,看着娇艳美丽的吴琳,她的殷红的唇、妩媚的眼,心里就有极大的满足感,好像这就是他将来要娶到的姣美妻。

吴琳和李媛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吴琳的个子高挑,有一米七,而李媛只有一米五,个子矮小。吴琳的性格和李媛是完全不同的,李媛缅甸羞怯,是一个听话的乖乖女。而寻南和吴琳相处久了,身体里面的性感妩媚也尽情的透露出来,让寻南心醉魂迷,吴琳也更活泼大胆,更加惹人爱。吴琳大学读的是高铁乘务,可长相和身材却比大学里大部分学舞蹈学音乐的艺术生还要好,她宛如明星一样,是真正的女神,被寻南这一极其普通的人所追到手带回家,真的是不值得。而寻南真是走了最大的桃花运,也是寻南最好的命。寻南也会自叹,不来就不来,27年的孤老相换来了这么一个绝世好美女,真是好命终于来了。

春天到来了,万物复苏,春意盎然,一片生机勃勃,寻南和吴琳约好了一起爬山,郊外的群山叠嶂,青山绿水,在山顶上,寻南和吴琳放眼望去是整个城市的美景,俯瞰之下,美不胜收,寻南的心情也异常开阔畅快。寻南兴奋的说:“这个地方的风景很美吧,以后只要天气好可以常来啊。”吴琳抿唇而笑:“要有时间才能来呢。”站了许久后,也许是累了,寻南和吴琳走到了山顶的亭子里,坐在亭子的石凳上,吃起了带过来的零食。四处杂草丛生,没有游客。吴琳开口道:“我想找别的工作了。”寻南不以为意地说:“你打算找什么工作呢”吴琳说:“我有个朋友,在酒店工作,工资比在商店打工高多了。”寻南不解的问:“你很缺钱吗?”吴琳抓了一把辣鸡爪吃了起来,说:“谁不想要更多的钱啦,钱越多越好。”寻南说:“有钱有钱的不安,没钱有没钱的舒坦。”吴琳白了寻南一眼:“穷酸样。”手里又拿了一根鸡爪吃了起来,吐掉骨头,说:“我想要买好多的东西,想买衣服、鞋子、包包,还有新手机。”

吴琳真的辞掉了商店的工作,到了朋友介绍的酒店工作,每天下午吴琳准时上班,可晚上也不回来,到寻南起床准备上班,吴琳才回到寻南租的小屋子里睡起觉来。吴琳曾向寻南解释,只是陪有钱人唱唱歌,聊聊天。可这样的解释经过了几天就无法让寻南相信了。寻南见到躺在床上睡觉的吴琳,明白了吴琳在酒店做的是不好的事。一天早上,寻南正要出门,吴琳刚进门,看到一脸疲倦的吴琳,寻南心痛的问:“你做的是什么事呢?你每天晚出早归的,白天就躺在床上睡觉。你是不是在卖淫。俊蔽饬仗?,愣了一下,把包扔在了床上说:“你既然知道了,我也没有话说了,你会嫌弃我吗?如果你嫌弃我,我就走。”寻南心里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女朋友做了只要有钱人人可上的小姐。他心里暗自神伤,说:“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但是你可以不去酒店上班,好吗?”吴琳心话语柔软了许多,说:“寻南,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也没办法。俊毖澳纤:“你有什么困难,我倾尽全力来帮你。”吴琳说:“我不想要你那么累,我要靠我自己,从小我家里穷,亲戚们都看不起我爸爸妈妈,我有想过,我要成为有钱人,一定要过的比他们好。”寻南说:“赚钱还有其他办法。?憔筒荒懿蛔錾撕ψ约旱氖侣穑俊蔽饬绽湫Φ:“哼,有什么办法?就你一个月这么点工资,连给我在酒店认识的姐妹买化妆品都不够,我现在一个月可以赚一万多,比你多四五倍,你能想到什么好办法吗?”寻南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内心有说不出的痛苦,他转身出了小屋的门,关上门之前,丢下一句话:“你好好休息。”

寻南在单位上班无精打采的,一个人在办公桌前思来想去,尽管内心痛苦不堪,却没有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有同事和他说话,他只是木然应付,然后低头不语。他不知还怎么办?他想找个地方发泄一般,可何处有他发泄的地方?什么才是他能解决问题的办法?他始终想不出好办法来。下班了,办公室里的人都走了,只留寻南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坐在暗黑的办公室里,窗外是漆黑一片,在这郊区附近鲜有灯火,办公室里更是一片漆黑。寻南陷入在椅子上,无法动身,他没有地方可去了,他也无处可去,租的小屋自然是不想去的,他怕进那个小屋,怕看到小屋里堆满着的她的物品,更不想早上上班之前看到她躺在床上或她回小屋的情形。

寻南和吴琳就像是陌生人一样了,没有时间见面,在微信上也不联系了,只是早上他去上班的时候回看到吴琳,而吴琳拖着疲惫的身躯,只想钻进被窝里,好好休息,哪会管寻南。这样的日子,不免有些尴尬,寻南想要改变什么,连续几天都这样,这样的日子还是在好好过日子吗?他心痛吴琳,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感觉她是在作践自己,可他无法改变她,更不想离开她,失去她。他忍受着,沉默着。

寻南这几天照常上班,而内心确实忧郁不安,还好脸上没有显现心事重重的样子,一切装的完好如初的样子。可这样的状况还是改变了,有一天寻南晚上回到租的小屋里,打开灯的一刹那,寻南愣住了,他伫立在门口看着眼前的一切,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了吴琳的任何物品了,她的高跟鞋、搭在椅子上的衣服、各种小巧的包包、化妆品等都已消失掉了。寻南那一刻,眼泪不自觉的掉了出来,他哭了,无声无息的哭着,此时他的内心终于被炸开似的在滴血。他看不到已经习惯了有吴琳在的一切,他坐到了地上,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他才把低着的头抬起来,望了望窗前的书桌,那小型玻璃烟灰缸还在,静静地摆在书桌上,烟灰缸里还残留了吴琳留下的女士香烟的烟蒂和烟灰。这个世界上,在这个小屋子里,好像陪伴他的只有吴琳买来的小型烟灰缸。此时,手机屏幕亮了,是吴琳发来的消息。他打开消息:“对不起,寻南,你是个好人,可我已变化,我们不会在一起了,你不要想我了,我也有了新男朋友,就是给我介绍工作的朋友,他追了我好久,今天开着车来接我的。我们以后是朋友,好吗?请不要伤心。”

寻南重新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是在一个月后,一个月后,寻南不再失神落魄,不再意志消沉,不再无故心痛。他像往常一样上班、下班、坐在小屋的窗台前看风景,面无表情,过去的事过去的痛好像不曾有过,只是没当在路上看到一个高挑个子、明媚圆眼的美女时,脑海里不自觉地一晃那个曾经拥有的她。她走了,愿她安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