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网> 文化

寻南(上)
作者:甘泽祥    来源:岳阳日报全媒体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2日    责任编辑:高大智

屋子是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窗外灯火通明,远处一片繁华,寻南坐在窗前注视着窗外。屋子里是黑暗的,没有开灯,寻南习惯了晚上坐在窗前沉思,思索着过去现在或将要发生的事,寂静极了。站在窗前的寻南没有抽烟,他讨厌抽烟,屋子里没有打火机,书桌上也没有烟灰缸,他愁眉苦脸地思索着,什么时候会改变呢?什么时候才会离开这个租来的临时的小屋呢?他思来想去,却想不出办法来,想过无数遍了,仍在找寻着答案。他在城外的一个公园管理处上班,工作稳定,收入不多,在这座小城市既不至于穷困潦倒,也不会锦衣玉食,父母是地道的农民,在乡下过日子,不会给寻南在物质上有所改善。他不是为钱犯愁,而是今年已经27岁了,却还没有女朋友,更谈不上结婚,过着与大多数同龄人不一样的生活,有些不正常了。

寻南之所以产生了有强烈的想找个女朋友的愿望还是在27岁的生日的时候,27岁生日的那一天刚好是放假,寻南回到了好久没有回过的老家,生日过的很平淡,早上父亲下了一碗加了两个鸡蛋的面,中午比平时多加了两样菜,一天都是在平凡之中度过的,没有庆祝,没有特别之处,只是那一天,看似普通,但在寻南的心中是极有意义的,因为那一天意味着寻南又长大了一岁,已经是27岁了,时间一晃就走过了27年,寻南不由得心酸,晚上他躺在老家的床上想,单位里比我小两岁的同事都已经结婚了,为什么我却连女朋友都没有,一定要找女朋友了。

寻南不是没有找过女朋友,只是身边的人都没有看上他,或者是根本就没有瞧过他,他的身高并不高,而且有些肥胖臃肿,长相不佳,又有些呆头呆脑。寻南的单位也有几个和她同龄的女青年也单身,可别人与他就是没有话说,或者他与别人说话时只是自己在说,别人嗯嗯啊啊地应付着说。寻南为此而烦恼而沮丧。

寻南有想过解决问题的办法,或许更主动点更大方点,别人就会向你敞开爱情的大门了,即使爱情的大门无法敞开,至少能敞开友谊的大门。寻南把目标锁定了其中的一个女同事,和他同龄,虽然长得不好看,眼睛有点。??说母芯醪缓每吹?膊恢劣诤艹,根据他的了解,她失恋已经有半年了,而且年龄也不小了,27岁的女人无论如何也比27岁的男人更着急的。寻南想如果和她做男女朋友也凑合也般配,毕竟他不高也不富也不帅。

寻南花心思在租住的小屋的楼下买了一大袋花生瓜子去单位上班,在午休的空档,来到那个女同事的办公室,她坐在办公桌前玩着手机,好在办公室只有她一人,别人都是结过婚的,回家休息去了。寻南把花生瓜子倒在她的桌前,对着沉默的女同事说:“来,吃花生瓜子吧。”女同事说:“谢谢。”接着抓着花生瓜子吃起来。花生瓜子的效果就显现出来了,那天他们聊了比平常更多的话,女同事也有兴趣地主动说一些平时没有说过的话,寻南似乎看出了一丝对未来的希望。接下去的一段时间,寻南在租的楼下买了好多不同花样的东西带给女同事,有薯片、口香糖、夹心饼干、牛奶,都是些他认为女人爱吃的东西,可进展不是他所想到了顺畅,午休空闲的时候一起吃东西时,聊天好像变成了一场僵化的仪式,女同事似乎是在为聊天而聊天,寻南讲的多了,她自动转为他问她答模式,再多了就转变为嗯啊呃哦模式,寻南为了不至于陷入更尴尬境地,就礼貌性的与她告别,寻南离开了她的办公室后,女同事似乎放松了一些,玩起了手机。

这种情况出现后,寻南反思着,是哪里做的不好呢?是说话不够幽默,还是她这段日子身体不舒服,寻南坐在窗前,屋外的灯火通明,屋里却漆黑一片,只有从远处射来的彩色的光打在了寻南忧伤的脸上,臃肿的身上。

他不想看到的更尴尬的境地还是出现了,而且是寻南想不到的尴尬境地。寻南在办公室忙碌着,与他同一个办公室的男青年,与他同龄,但比他更高更瘦,人一旦胖了,再好的脸面也会被撑丑。人一旦高了瘦了,脸面会显得比原来的好看。还好,寻南和那位同龄的男同事关系还不错,毕竟是一个办公室的,互相依存这一道理对成年人来说都懂。那位男同事也坐在寻南的对面忙碌着,办公室里因为两个人的忙碌而显得安静。可一个人的脚步声传来,进来了一个身影,寻南抬头一望,门口出现的是那个女同事,女同事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寻南心想,一定是来看我的,还送了东西给我吃,原来我这些天的献殷勤还真有效呢,不禁心里高兴起来,但还是要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继续低头忙碌着手头的工作,等着她走到他身边。可她没有走到寻南的身边,而是走到对面的同事身边,把手里的袋子递给男同事,“那,给你啦,你没吃早餐。”男同事抬头看了一眼说:“你先放着,我还在忙呢。”这时,寻南的心像是被某个重物狠狠地撞击了一下,痛了起来,他很为刚才的沾沾自喜而懊恼,但他只能像是当没有看到过这一切的样子,继续埋头忙碌着。女同事站在对面男同事身边,挨得很近,她仔细地看着男同事桌子上的文件,像是要帮他出谋划策的样子。看了一会儿,女同事抬起头,望向对面,看到了假装忙碌的寻南,有礼貌的说:“你好啊。”听到了她打招呼,寻南抬起头,像是才看到她似的回应道:“你好,要不要到沙发上坐啊。”她礼貌性地回应了一句不用了,又低头继续看着男同事桌上的文件了。男同事和女同事在为了工作的事情讨论着,时而夹杂着几句生活上的事情,他们聊的很开心,又很融合,更多的时候,是女同事在一个劲儿地说个不停。寻南好几次偷偷瞄着聊天正浓的他们,感觉男同事似乎更高更瘦了,又感觉女同事不是之前所认为的长相一般,而是眼睛更。??痈?罅。而他感觉自己的心更痛了,但一定要装作什么也发生的样子继续忙碌着。

下班后,寻南按往常一样坐着公交车回租住的小屋,在下车的公交车站的附近一家餐馆吃一份盖浇饭。他租住的小屋在步行街后面的一栋有些年代的大楼里,他看中的是窗外的景色正是这座小城市最繁华地段,这样每天就能让自己有能够融入城市的最中心的感觉,好在是小城市,一间带独立卫生间的一室,租金并不昂贵,是他的收入能够接受的范围。吃完饭后,寻南在租住的小屋楼下的小商店买了一瓶百威啤酒和一袋花生瓜子。这商店是寻南最常买东西的小商店,一周有两到三次到商店里买一些生活用品和零食饮料之类的,他不抽烟,口里没味的时候,用一些瓜子花生代替。他是常客,店员也熟悉他,他也熟悉这商店,偶尔会换新店员,新店员也会慢慢熟悉他。

回到了小屋子里,天已黑,屋子里只有窗外照射来的一些光亮,把屋子里的床、衣柜、窗前的书桌和椅子照出了一些轮廓出来。他不用开灯,把门关紧关好后,他可以径直走到窗前坐在椅子上,把啤酒和零食搁在桌上,他放松了许多,仿佛一天的疲惫只有在这窗前可以好好消除了。他望着窗外的景象发呆,近处的街道、街道上来往的车辆、远处的高楼林立,尽收眼底。他喝着啤酒,吃着花生瓜子思索着,我们国家这几年发展真快。?乖谖倚〉氖焙,我读小学的时候,这里的房子都还没有呢,而且全国各地所有小城市都是这样吧,突然涌出的高楼热,一发不可收拾,仿佛全国遍地陆家嘴。这些一幢幢挺拔的高楼大厦是他一天天一年年看着长出长大的,就像是竹笋一颗颗冒出来的。寻南转而一想,想到了在办公室发生的事,心又感到被重物撞击了一下,痛了起来。为什么呢?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呢?这么主动的和他聊天,还知道他没吃早餐而送东西给他吃。哎,我是哪里差了。?楦?岬资亲约河峙钟职,但又突然想到,我又高又瘦的话肯定会比较帅,如果我又高又瘦也不至于现在没有女朋友了。一个人在寂静的夜黑暗的小屋里,喝完了啤酒吃完了花生瓜子,已是更深更寂寞的夜了。

寻南并不是没有谈过女朋友,在读大学的时候,还是五年前,寻南读的是一所大专,大三上学期是在学校的最后几个月的时间,大三下学期就要去上海实习了。可在大三上学期开学不久,就遇到了他喜欢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叫李媛,是外系大一新生,李媛个子矮矮的,脸蛋清秀,不到十八岁,还只有十七岁。那个学期,那学生生涯最后的几个月,装载了寻南最幸福的时光,最快乐的日子。大学生恋爱本来就无忧无虑的,不用买房,不用买车,不用见双方父母,不用想到被对方父母接纳和承认的问题,只要两人你情我愿,开开心心的在一起过日子就可以了。

校园里每天都有他们相随相伴的身影,他们在湖边嘻戏着,在草地上依偎着,在广场上散步着。有时寻南的同学会看到他们在食堂里一起吃着饭,有时李媛的同学会在图书馆看到他们做在一起看书,如果有寻南的同学在校园的路上碰到了他们俩,寻南会很高兴的向他的同学介绍李媛,“这是我的女朋友李媛,学前教育系的,哈哈。”寻南的同学听到后会露出一副艳羡的表情,简单打过招呼了就走了,可寻南高兴的样子却要停留好久。如果是李媛的同学看到了他们俩,李媛则会羞怯的小声的介绍。

寻南和李媛的感情在一日复一日的随影随行中愈来愈深,可时间也越来越少。那段时间,寻南的世界里仿佛只有李媛一个人,有一次,李媛问寻南:“你会为我做任何事情吗?”寻南毫不犹豫地回答:“会,一切事情我都会。”李媛说:“那好,我们也要像其他情侣一样去外面玩,带我去长沙玩。”寻南不假思索地说:“好的,我们买下个星期五的火车票,要把长沙玩遍。”李媛开心的说:“好啊好。 毖澳虾屠铈抡娴娜チ顺ど,呆了两天两夜,一起坐火车,一起去游玩,一起住旅馆,他们第一次睡在了一起,可并没有和她有实质性的突破,他们的恋情最多只是牵手、拥抱、接吻。寻南知道李媛是纯洁的,更知道李媛是真心喜欢她的,可是寻南想到了一个问题,那个问题在当时的21岁时的寻南看来,是极其严重的,那就是再过一两个月,他就要离校了,就要去上海了。而她还只在读大一。他们俩的老家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李媛的老家在西部的一个山区,而寻南当时是要在上海做一辈子打算的。寻南认为他们俩以后在一起的可能性不大,尤其是李媛说她家只有一个她时就更加坚定的认为李媛毕业后是不会随她去上海,即使她想去,她父母也绝不会让她去。那个问题致使了寻南的望而却步,那个问题使寻南产生了怜悯心,他不能伤害她,他不能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夺取她的初次,他要守护她,要在她嫁给他的那一天才有资格获取她的全部。

最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寻南是苦闷的,可他没有表现给李媛看,他装作很快乐的样子,一天夜里,寻南把李媛叫到了艺术楼后面山坡的树林里,他提了两瓶啤酒,想和李媛一醉方休。在树林里,借着惨淡的月光,和在山坡小道边的路灯射出来的微弱的淡黄灯光,他们一人一瓶,喝完后并没有酩酊大醉,只是俩人的话比平时多了许多,有说不完的话有吐不尽的情,四周静悄悄的,树林笼罩着两个有情的人,两人的话语被茂密的树林吸了进去。到最后一刻,他抱住了李媛,李媛像小猫一样轻柔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他们抱了许久,却谁也不肯先离身。寻南的个子本不高,李媛的个子却更矮,只有一米五,寻南俯视着李媛的头发,用力吸吮着李媛的发香。可渐渐的一个念头浮现,不能,我不能占有她,她还。??嗝春,又是多么纯洁的女孩,她是世界上对我最温柔的女孩,只有她才发现了我的好,她对我多好,我怎能如此对她?于是,寻南猛的往后退,手从李媛的腰背上挪开,李媛好像还没缓醒过来,抬头望着他:“怎么啦?”寻南说:“很晚了,我们回寝室去吧。”

自从寻南到上海实习后,寻南和李媛之间真的逐渐逐渐地疏远了,刚开始还互相聊QQ,打电话,后来寻南的工作忙了,李媛的电话也逐渐少了。也许李媛在学校开始了新的恋情,也许寻南想特意放手,他们之间由亲密的学生情侣变成了陌生人一样。现在寻南已经毕业五年了,李媛也已经毕业三年了,寻南知道李媛毕业后真的回到了西部农村,在父母身边成为了一名幼师,也很快速地和老家的一个比他大五岁的公务员结了婚。可这一切知道了又有何意义,往事只能在心中,在寂寞中独自拿出来回味,与虚幻的想法没有什么不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段学校里的恋情也就越来越虚化越来越渺。?钡娇床磺迕?蛔。

还是像往常一样的上班,寻南对那个女同事永远止于女同事了,不再会有过多的话语,见面只是礼节性的问好,交谈只是为了工作。而和那个男同事还是很和谐的相处着,毕竟是一个办公室的,他甚至在祝愿着那对男女同事在一起,可事实不是这样的,在一次聊天的过程中,男同事表示对女同事没感觉。女同事来自己的办公室找男同事的次数更多了,带来的吃的东西比当初寻南带给女同事时的花样还多,什么草莓、香蕉、一大盒水果糖,寻南也沾了男同事的光,吃了几颗草莓,吃了几粒糖。

周末,寻南躺在租的小屋的床上,阳光晒进来,屋里的空气充满了暖和和的味道,寻南很享受的躺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肚子有点饿了,就下楼到商店里买包方便面吃,进了商店,选了方便面和火腿肠后,走到收银台前,抬头一看,寻南的心里顿时开朗,眼前的店员是一位新店员,一个二十几岁样子的女孩,修长的身材,明媚的眼睛,一头乌黑的直发里有两撮绿色的头发,显得分外妖娆,她美丽动人极了。寻南呆呆的看着她,她微笑地接过寻南手中的东西,寻南有种仿佛遇到了天使的感觉,直到买完单,他都依依不舍从商店出来,出来后怅然若失,脑海里仍留着店员美丽的样子。

寻南去楼下的商店买东西突然变得很勤快了,每天上班前去买一瓶果汁,下班前在商店里故意停留一些时间,漫不经心的挑着各种用的到用不到的东西,只为偷看她时间久一点。渐渐的,他和她熟悉了,买单的时候会说些随意的话,但这样他是开心的。第一次他壮着胆问她:“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俊彼?:“我叫吴琳。”第二次他壮着胆问她:“请问可以加你的微信吗?”她优雅地说:“不好意思,我不加别人的。”他听后,有些沮丧,但是装作没有事一样的和她告别。过了两个星期,他和她更加熟悉了,每次寻南进商店门口的那一刻,吴琳都会站在收银台前给他一个浅浅的微笑,寻南觉得吴琳的微笑很甜很美,他希望这辈子到老,每天都能看到她的微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