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网> 天下> 历史

中国古代的镔铁到底是什么 真能削铁如泥吗?
作者:    来源:冷兵器研究所综合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9日    责任编辑:美崽

  传说,想要挑拨刘关张的关系,只需要一道加减算术题:一百斤镔铁,82斤给了老二,剩下的部分老大老三怎么分?镔铁在中国古代因其优异的机械性能,奇异的花纹,珍稀的数量,一度价与玉等。镔铁是一系列坩埚钢的统称。我们耳熟能详的乌兹钢和大马士革钢就是坩埚钢的一种。镔铁频繁出现于我国对中亚的交流史中。可是到今天,镔铁的面目仍然比较:。我们只能从文献和考古文物交叉对比中,管窥镔铁的真容。

null

▲网传用镔铁制成的剑

  目前对镔铁最早的记载来自北魏西域传。周书、隋书、北史都有提到镔铁是波斯进口的,而且和金玉玛瑙琉璃水晶同列。这几本书里除了一个名词,其他什么描述也没有。对“镔”这个字的字典解释,最早则来自北宋的《重修广韵》。说“镔铁为刀甚利”。倒是佛家的经典《一切经音义》对镔铁的解释更早一些。生于西域疏勒国的慧琳和尚编写的《一切经音义》对镔铁有三条解释。最详细的来自《苏悉地经》“镔铁:音宾,镔铁出罽(ji一声)宾等外国,以诸铁和合,或极精制,铁中之上者是也”,镔的读音可能就来自罽宾国的国名。镔铁除了作为物产,还有一种说法是“辽以镔铁为号”,认为“契丹”就是镔铁的意思。可是辽的典籍中缺乏“镔铁”的记载,辽控制的地方也不产镔铁。应该是金代为了提升士气编的。

null

▲镔铁,图片来自网络

  镔铁的记载从北魏到明代一直没断,可见镔铁在不停地输入中国,可是似乎中原文明一直没有掌握镔铁的制造工艺,所以虽然镔铁越来越多,可是镔铁的传说也越来越离奇。到明代方以志的《通雅》中,镔铁变成了~~~~神兽拉出来的翔。至于这“神兽”是什么那可没个准。有时候是白貘,有时候是兔子,那兔子吃了铜铁不拉出来,在肚子里变成结石,结石就是镔铁;有时候是鹅,实在编不下去了就说是“吐火罗大兽”。反正是吃铜铁拉出镔铁来,充满了淳朴的想象。

null

  而进口的镔铁数量上来了以后,不单长剑短刀用镔铁,各种生活器物,甚至乐器都有镔铁的身影了。元人杨《山居新话》有描述:“镔铁胡不四,世所罕有,乃回回国中上用之乐,制作极妙。每询之铁攻,皆不能为也。今归平江巨室曹氏”这“胡不四”是欧洲鲁特琴的前身,而鲁特琴是现代吉他的前身。用坩埚铸钢造一把吉他,音色如何无法想象。反正电影《钢的琴》据说张猛是真用钢弄了一架钢琴,用主创人员的话来说,那声音“特惨烈”。

null

▲《钢的琴》剧照

  镔铁制作的物品范围很广,不仅有刀、剑、锉、镞、楇,大炮(明洪武十年铸造的“洪武大炮”就是铸钢炮)等兵器工具类,也有利用其精美外观的装饰性制作符牌、法轮、木辂、乐器、地板(唐代巨富王元宝“以镔铁瓮地面”) ,甚至还可引艾火、制作钱币。医书《针灸资生经》、《普济方》记载有“诸蕃部落用镔铁击砎石, 以艾引火”的点艾火方法。《钦定钱录》提及用镔铁钱币:“右碎叶国钱。洪志曰:镔铁为之,形如连环。圣历中,御史封思业使西域得之”。

null

  不管镔铁的用途如何地广,中原文明不能造就是不能造。总是进口,入超太大,不行。所以明代杨一清《关中奏议》认为西域“以玉石、镔锉等项无用之物,往来神京,厚蒙赏赐凡段匹、铁、茶彼之难得日用不可缺者,举得输入西域矣”,“建议关绝其贡路”。

null

  说了这么多,镔铁到底是啥?镔铁这个词是外来音译词汇,镔铁却不一定是外国产物。1973年洛阳吉利区发掘了一批汉墓,其中出土了十一口坩埚,这一批坩埚中有一块“铸态过共析钢”。这个就是后人笔下神兽吃铜铁拉出来的镔铁。现在常说的高大上“乌兹钢”,“大马士革钢”,“布拉特钢”就是铁料配方和铸造过程不同的坩埚钢。坩埚钢就是把生铁熟铁配好一坩埚之后,在一千四百度到一千五百度下烧成钢水,然后在炉内缓慢冷却,得到的没有铁渣和非金属夹杂物的高碳钢。

null

  坩埚多大,烧出来的钢坨坨差不多就这么大,只有小没有大。不同的炉料,不同的坩埚内部涂层,炼出来的坩埚钢就有区别,会体现不同的性能、不同的熔点,甚至烧出来的钢坨的形状也有不同。由于坩埚钢冶炼工艺经过液态钢的过程, 比固态渗碳钢更容易吸收碳和去除夹杂, 渣铁分离完全, 因此能够生产出更纯净的高碳钢。这种坩埚炼钢的技术有一种弱化版,就是山西的坩埚炼铁术。一直到现在都还活着。

null

  接下来我们谈谈钢材的性能。我要打击一下很多读者心中的古代黑科技:万里挑一、天上难有地上无双的坩埚钢/乌兹钢/布拉特钢/大马士革钢,在现代钢铁厂里那就是废钢,必须得回炉重练的那种。

null

  为什么传说中的乌兹钢能笑傲江湖,硬度和韧性兼备?都有赖于碳化物,也就是Fe3C。Fe3C在现代高碳钢、高碳合金钢是最常见的。不仅仅乌兹钢有,T8T10都有,这是正常的。麻烦的是,在存世的乌兹钢中,Fe3C是带状的,不但影响钢材性能,连防锈功能都受影响。少量碳化物给乌兹钢带来优良的切割感。这切割感来源于碳钢的好磨,好磨恰巧因为碳钢的碳化物“很软”,数量很少。而且不论是出土的洛阳坩埚钢,还是存世的各种乌兹和布拉特钢蛋,硫磷含量都偏高。

null

  一把刀要出现绚烂的花纹,那折叠锻打折叠锻打是必不可少的步骤。打得越多越花纹就越立体越耐看。然而从性能来说,你要是能一次搞定纯净的高碳钢,你打这么多就是浪费燃料材料。你只需在适合钢材制造成型的温度,把钢锭打成需要的形状就行了,这就是一把好刀。举个例子,在古兵收藏界,唐代的刀身上的花纹相对于前代后代来说都是比较细,不太明显的,但是唐代的刀刃口硬度非常高。

null

▲窦缴墓出土的唐刀

  在古兵中是一个峰值,从审美的角度,好刀未必就好看。乌兹也好,布拉特也好,介于中亚布拉特钢和南亚乌兹钢工艺之间得海得拉巴工艺造的钢也好,它们的价值就是稀有。其工艺已经失传,所谓“复原”称之为重新发明也不过分。大家不用神话古代的工艺,也不用惋惜中国没有或者失传。这本身是一种冶炼思路。我们已经进入现代了,各种标号的钢材你花钱就是。古物就是留给我们装那啥的,大家吹的时候守住这个底线就行。


相关阅读